新闻资讯

完美的婚纱摄影,leyu乐鱼全站全心全意为婚姻伴侣定格美好生活瞬间!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(上海桔子婚纱摄影官网)

gzseoallll 2022-03-08 新闻资讯 55 views 0

2021年5月10日下午1点半,上海人吴先生来到位于合肥路的人民照相馆,62岁的首席摄影师黄沫华早已稳坐摄影棚里,恭候他的到来。

吴先生上一次走进照相馆还是30多年前拍结婚照。最近和老友的聚会上,说起人民摄影又要搬迁,还不知去向为何,而店里干了几十年的摄影老法师也准备退休离开了,几个老兄弟一合计,萌生出怀旧一把,去拍张照留念的想法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新人民摄影是这家店现在的名字,老人们还是习惯叫它人民照相馆,这家始创于1940年的老字号,前身是由白俄商人开设的“乔奇照相馆”。

1949年,摄影师顾云明盘下店铺,改名为“乔士照相馆”,后来公私合营,又改名为人民照相馆。

在老一辈上海人的心里,如果需要拍张上档次的照片,无非就是南京路的“王开”和淮海路的“人民”这两个选择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蜗居在黄浦区老城厢的街角,配着茶色玻璃的木门,透露出些许年代感,匆匆而过的路人很容易就错过了照相馆的店面。难得有人会发现“新大陆”一样,探头进来看看,确认一下这家“人民”,是不是那家过去淮海路上的的“老人民”。

今天,“人民”是上海仅存的国营照相馆。鼎盛时期,照相馆在淮海中路有三开间的门面,风头一时无两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淮海路时期的人民照相馆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过去,到人民照相馆拍照当然是奢侈的消费。一些上了年纪的上海人至今会津津乐道于那光可鉴人的玻璃橱窗里,赵丹、白杨、王丹凤亮丽的身影,想象着如果自己有朝一日,可以在大明星拍照的地方也拍上一张照片,该是多么令人心驰神往。

照相馆也有前路不明的艰难光景。从淮海中路到巨鹿路、再到合肥路,人民照相馆已经经历两次搬迁,由于目前所在地块的旧区改造,第三次搬迁进入了倒计时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巨鹿路时代的新人民摄影公司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用陈林兴的话说,这爿店也算是“颠沛流离”至今。每搬一次家,照相馆都会元气大伤,要缓好一阵。

退休前,陈林兴是人民照相馆的技术总监,现在他在店里以顾问的身份,继续支撑着店里的局面。和黄沫华、陈林兴一样,退休以后扔然丢不下店里这摊活的,还有化妆师封鸣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画面左起:摄影师黄沫华,顾问陈林兴,化妆师封鸣。

有客人对我们说,就是这些老人还在,他们相信“人民”的老味道是没有走样的。

可是往后,谁来继续传承“人民“这个老品牌呢?

【老底子】

二楼摄影棚内,吴先生站在背景前,柔和的光线照亮了吴先生所在的房间中央小小的一块区域。

“面孔朝右转一点,好,下巴再收一点点……伐要紧张,咽一下口水,放轻松……”黄沫华轻车熟路,用极快的语速连珠炮似地调度着吴先生的动作,很多时候他甚至根本没有看吴先生,而是在灯架间飞快地穿梭,精准地调整每一盏灯的高度和灯头照射的角度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“看我手,看我手,笑笑,再笑一点……好!”老黄的语气、语势达到高潮,一句叫好,声音响彻整个摄影棚,所有的灯光在老黄话音刚落间忽闪一下,是他身旁年轻的摄影师沈佳增按下了快门。

沈佳增说,黄师傅平时沉默寡言,但是进到棚里,整个人连眼皮都是绷紧的。

“像是名角踏上了戏台子。”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师徒俩在摄影棚里无间地合作。

地铁站点有自助式证件照摄影,手机里可以安装各种证件照App,今天拍一张人像照,就跟在便利店里买瓶水一样容易,可有些“懂经”的人,就是很吃老黄的这套调教。

在人民照相馆,很多人叫老黄“导演”。老黄的话术绝活,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建立起与客人的互信。

一人独坐在偌大的影棚,面对镜头,“素人”多数是会怵的,怵的心情外化在身体和表情的语言上,会显得僵硬。老黄需要尽快和客人成为朋友,让他们放松下来,把最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所以黄沫华不管遇到什么事,从不会把负面情绪带进摄影棚,他很清楚,摄影师的情绪会影响到因慌张而变得敏感的顾客。

胶卷时代,照片不能当场看。老黄至今记得,如果当天跟客人交流氛围融洽,拍摄很顺利,那么还没冲洗就会知道照片肯定不会差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吴先生渐渐进入状态,不过20分钟,休闲装和西装两套照片就拍完了。接下来,在电脑前挑选出满意的样片,相约下次来取照片的时间,一套照相流程就算告一段落。

多数客人跟吴先生一样,更看得惯光线和色彩都较为柔合的中性调。

但为大师名流造像的时代,人民照相馆独树一帜的标签是他们的高、低调摄影。

1962年,人民照相馆在低调摄影的基础上,借鉴国外摄影技巧,首创高调摄影。“人民”的特级摄影师顾云兴更是将高低调摄影技术运用得炉火纯青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拍摄顾云兴自己的肖像,用的也是经典的“低调摄影”风格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黄沫华在摄影棚里“哄”客人的很多方法,也来自顾师傅。“伊是老风趣的一个人,说说笑话,马上能让顾客产生亲近感,情绪自然也就放松了。”

顾云兴曾为经历十年浩劫后的赵丹拍照,四十多年之后,这张照片依然是人民照相馆的“镇店之作”。

很少有人知道,拍摄这张照片时赵丹已非风华正茂。顾老师在与赵丹的交流过程中,用俯拍掩饰了赵丹略微发福的身材,用深色背景突出了他的轮廓,用侧逆光让赵丹的眼神看起来睿智而肃穆,他为赵丹塑造了一个叫做“赵丹”的经典角色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顾云兴拍摄的赵丹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女摄影师殷孟珍是人民照相馆的又一块招牌。曾经有一位香港明星请殷老师到她寓所拍照,整个拍照过程,殷老师一边“说戏”,一边亲身示范动作,等明星拍完,还没看到照片就为殷老师的风范所倾倒。

殷老师说,拍摄人物肖像,就是要编、导、摄合一,每张照片中凝练的的戏剧性,都是精心设计的结果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殷孟珍为芭蕾舞演员辛丽丽拍照。今天辛丽丽已是上海芭蕾舞团团长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摄影风格和匠人精神的恪守,定义了人民心中的人民照相馆,也形成了独属于人民照相馆代代相传的摄影风格。到今天,依然有不少人慕名走进照相馆。

黄沫华常说,他是站在“巨人的肩膀”上。“有老顾客来,会跟我聊起以前摄影师的名字,我说他们都是老前辈了,顾客会说,没关系,侬拍一样的,我信得过‘人民’的牌子。”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整墙的名人肖像是人民照相馆的金字招牌。

现在拍一套复古照片,根据照片张数和寸数不同,从百把块起跳,两三千差不多就能到顶。陈林兴说,既然叫“人民”照相,价格总归也是要大部分老百姓能接受的。

【阵痛期】

照相馆的老人们今天复盘说,人民照相馆后来不断地外移与搬迁,大概还是因为随着时代的变化,人们的审美趣味也改变了。

婚纱摄影曾经是人民照相馆的主营业务。在一楼的店堂里,几张上世纪50年代乔士照相馆拍摄的婚纱照,在今天看来依然充满了古典优雅的气质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人民照相馆的淮海路时代,生意火爆到会引人围观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1980年,从商校毕业的陈林兴进入人民照相馆,从事后期修片的工作。“那时来拍结婚照的人特别多,生意好得不得了。正好是一波青年结婚的高峰期呀,很多家庭都是几个孩子陆续到了适婚年龄。还有一部分是下乡插队返沪的知青,回城以后补拍结婚照。所以我们那时候哦一直要加班的。”

这一波摄影高峰持续了十年左右。从黑白到彩色,从中山装到西服,从拘束到自然,一张张如今看来很程式化的婚纱照,是当时新婚家庭的最爱。

由于生意太火爆,照相馆里为数不多的几件婚纱被穿得很旧。摄影师灵机一动,把上面一半翻新,而下面还是旧的,虽看着有点滑稽,拍出来效果却不打折扣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人民照相馆的婚纱时代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人民照相馆曾经领引了几代人摄影的潮流,不曾想有一天会被潮流拍在沙滩上,差点翻不了身。

上世纪九十年初,“梦露”、“维纳斯”、“侬侬”等十几家港台婚纱摄影公司相继进入上海。相比传统摄影强调明暗影调层次,还原每个人真实特点的古典艺术风格,港台摄影的“大平光”能够掩盖面部缺陷,让新娘显得年轻、白嫩。模糊了五官,朦胧美满足了普通人的“明星梦”。

人总是喜欢自己好看的,“美图滤镜”俘获了无数粉丝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殷孟珍无论在什么时代拍摄婚纱,对影调的戏剧性处理都有着强烈的执着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根据数据统计,在当时的婚纱摄影市场上,国有照相馆占到的份额不足20%。与此同时,国有照相馆陷入网点萎缩和营业额下降的困境,纷纷把阵地让位于港台婚纱摄影。

1996年,人民照相馆把位于淮海中路的店面交由“维纳斯”托管,照相馆搬迁至巨鹿路弄堂的一栋老房子。

初到巨鹿路,因为港台影楼摄影量大,人民照相馆转型承接这些影楼的后期制作。

陈林兴说:“当时摄影业务已经断了,就靠给影楼做一些底片冲印,照相馆还能维持经营。不过到后期竞争越来越激列,价格战越打越低,业务量也萎缩了。”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巨鹿路时代的人民摄影,已经没有了照相馆的属性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几乎沦为冲印工厂的“人民”隐于弄堂深处,那些想拍照片的老客人却寻不着“人民”。2012年年底,时任人民照相馆副总经理张建军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声,不断地确认,“侬是人民照相馆伐?”

原来,有一位90多岁的旅美华侨回沪,想要找人民照相馆拍四世同堂的全家福,因为她的金婚照、银婚照、三世同堂全家福统统是在“人民”拍的。结果孙女跑去淮海中路地址没找到,问了路人和协管员都说不知道,最终还是通过114电话才查到。

老人一家27口“浩浩荡荡”地来到“人民”拍全家福。接待的摄影师正是黄沫华。他根据男女长幼排好位置,通过复杂的布光调整,保证每个脸上光线均匀;还要兼顾每个人的表情到位。碰到小朋友不开心了,还要拿玩具逗他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拍全家福是人民照相馆拿手的项目。

老法师黄沫华成功控场,拍摄顺利完工。老人乘兴而来,当天拍了7组全家福,当场电脑回看、选片。

三天后,老人看到了精美的全家福照片,惊喜不已,她喜欢镜头下自己真实的样子。她说,之前去别的影楼拍,结果被吓一跳,90岁的自己,皮肤与子孙们的皮肤修得几乎没啥区别。“这不是自欺欺人嘛!”

这件事让老师傅意识到,人民摄影还有许多人惦记着,还有希望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老黄说起这段故事至今津津乐道,这是驱动他重操旧业的“标志性事件”。

2013年,他们精心筹备,发起了一场“唤醒记忆,重温经典”的公益活动,人民照相馆征集25年前拍过婚纱照的老客人,凭老照片免费重拍婚纱照。贴在淮海路上的这则海报,被嗅觉灵敏的记者捕捉到,做成了新闻,竟一下吸引了1300对夫妻拿着老照片来登门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“唤醒记忆”的公益活动,真的唤醒了人们对人民摄影的记忆。(人民照相馆 提供)

有一对参加当时活动的老夫妻回忆,“没想到人民照相馆搬到一条弄堂里,走进去,头上面还飘着‘万国旗’,都是居民晒的衣服。”

人民照相馆这才算把摄影老本行又拾了起来。1300对夫妻的婚纱照订单,足足半年才消化掉。老客人重温了幸福时刻,人民照相馆也迎来了新的幸福时刻。

免费拍婚纱的公益活动让摄影师们有些生疏的双手活络起来。第二年元旦到正月十五期间,照相馆又趁势而上,推出优惠为市民拍摄“全家福”的活动。此时,三口之家的小单元家庭已经形成主流,这一脚,也算在市场里踩准了。

2017年,巨鹿路地块动迁,人民照相馆再次搬家,安身到了现在的合肥路店址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“人民照相馆蛮波折的,欣慰的是,再艰难再折腾,我们没有让照相馆在我们这代人手里关门。通过我们的努力,反复创业,结果还算可以。”陈林兴跟记者聊起这段奋力挣扎,苦苦求生的往事,一脸的云淡风轻。

【新碰撞】

带吴先生来照相馆的老朋友名叫陈关鸿,是一位资深广告人。以前搞广告摄影时,他隔三岔五往人民照相馆跑,跟不少照相馆员工成了老朋友。

因为陪吴先生来拍照,我们与陈先生在“人民”偶遇,才知道当年那场免费拍婚纱的活动正是由他一手策划。

5月10日恰逢“中国品牌日”。说到“人民”又要搬了,陈先生心里百感交集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陈先生(左)是人民照相馆“搞事情”的幕后推手。

“老字号要传承,关键还是经营体制上要创新,要有接班人。机制活了,才能留住人。光靠聘用老员工,不是长久之计。”

沈佳增在“人民”工作了三年,是店里新一代的摄影师。小伙子话不多,酷爱钻研摄影器材,干起来活来让黄沫华信得过。能够独当一面后,老黄常开玩笑,叫他“沈老板”。

小沈的薪资收入每个月4000元左右,甚至不够最基本的开销。愿意留在这里,主要还是想继续跟老法师学点技术。

每天总有几个摄影订单,不多,但也细水长流,还有外拍团体照的业务,“人民”的活法有着传统国营老店的作派,四平八稳之余,难免少些市场化竞争的活力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在摄影棚里,老黄和小沈是关系融洽的师徒,也是配合默契的搭档。

对于这一点,小沈说得很直接,“店里现在缺的肯定还是打开销路的渠道。”

之前有年轻女生找到店里,拍复古照片,发“小红书”、“抖音”,结果那一阵陆陆续续来了不少想要拍同款照片的姑娘。

可对于老法师们来说,拍年轻人喜欢的复古照片不是问题,突破次元壁搞移动互联网平台营销毫无头绪。很快,这波天然流量也就渐渐偃旗息鼓了。

黄沫华看到后生的潜力,希望年轻摄影师多出去看看,博采众长。但说到摄影扎实的基本功,黄沫华还是忍不住摆出老师父的架势:“我带过几个小青年,有的学了点用光的皮毛就走了;有的想法创意好的,但是技术不到家,不能反映到作品上。”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老黄至今许多事还是亲力亲为,他总觉得年轻人还是需要更扎实一些。

老店传承,谈何容易。新一代与老一代观念的碰撞,国营性质和市场竞争激烈的交锋,照相馆一直在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平衡和活法。

还在巨鹿路老房子时,陈林兴就曾设想把拍照包装成体验式的产品。“客人除了拍照,还有音乐、下午茶,有一个舒心愉悦的过程,消费的是照片,也是服务和体验。”这些服务在当时的影楼工作室里,即便不说是标配,也算是屡见不鲜了。可在国营老店里,有多少人愿意在手上的活做完以后,再主动去找那么多事做呢?

只能作罢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陈林兴对“人民”充满着眷恋,他想为即将搬迁的“人民”再做点事。最近,他又忙碌了起来,老店搬迁前,准备“搞一波大事情”。

地块开发商了解到“人民”老品牌背后的故事,主动找上门,计划以照相馆为主题,让新锐的艺术家就在照相馆里搞创作、再展览。可以想见的是,老照相馆将会成为小红书、抖音博主们趋之若鹜的打卡胜地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资本带来了机会,流量,新的玩法和观念,他们对品牌的价值,以及背后的传统很感兴趣。

另一个主题,是吸引年轻人来拍摄结婚证照片,让年轻人来体验一下传统的结婚照是怎么拍的——这是老师傅们的拿手绝活。

最近,照相馆员工跟老客人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:“阿拉马上要动迁了,但是电话号码不变,只要你leyu乐鱼全站想拍,就打电话来预约。”

【后记】

结束了当天的预约拍摄,我们提议给照相馆员工们拍张全家福。

黄沫华给也已退休的老同事、店里的化妆师封鸣打电话,请她“务必来拍合影”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拍了近四十年照片,黄沫华还是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在照相馆被别人拍照。平时为客人摄影服务,大家都自然而干练,今天走到镜头前成为被拍的人,每个人都显得有些腼腆。

我们用高像素的中画幅相机、能找到最大面积的柔光设备,还有最好的摄影灯,为他们拍摄了这张全家福。因为我们相信,这张全家福日后也将成为老店搬迁前被留存的一段记忆,我们也想为“拍摄拍摄者”的这个过程尽量增添一些仪式感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我们在人民照相馆的摄影棚里,为新老员工们拍摄了一张大合影。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在一楼的会客空间,我们拍下另一张自然光线下的合影照片。

拍完照片,陈林兴告诉我们,希望通过《解放日报》·上观新闻传递一个信息:

“5月20日起的两周内,只要你在人民照相馆拍过照片,欢迎你带着老照片来店里免费拍照,讲一讲属于你和人民照相馆的故事。”

上海虹桥婚纱摄影栏目主编:张春海 文字编辑:张驰 图片编辑:张驰 编辑邮箱:8903168@qq.com

视频采制:秦东颖 董天晔本文图片除注明外,均董天晔 摄

来源:作者:秦东颖 董天晔

赞(

猜你喜欢

发表评论

发表评论:

扫描微信

扫一扫添加微信

400-8888-8888